您的位置: 嘉定信息网 > 健康

俞灏明唔必须承受仩天给唔受伤這份礼物

发布时间:2019-11-29 04:49:15

俞灏明

南都娱乐周刊12月11道 12月6日,如约在北京见到了俞灏明。在家人的陪伴下,刚迎来25岁生日的他显得精神奕奕,也完全没化妆,如果不是面上的口罩和胳膊上的压力手套提醒着,你几乎还会把他看成是17岁那年懵懵懂懂刚入行的小男生。由于这是那场事故后他的首个媒体访问,你能感觉出他的些许紧张,不过人生有无数U turn,只要有足够耐心与信念,便能闯过。在度过了那最艰难的近千个日夜,Now,Its your turn,俞灏明。

同俞灏明在采访中数度提及的传达正能量的想法,这篇报道也不旨在记录他过往的挣扎与苦痛,即便战役仍在继续,创口尚未平复,但他说,我想告诉那些和我有同样经历的人,碰到再难的事,现在也可以恢复成这样,你们也一定行。重回公众视线,重新站在镜头前,尽管外间制造的复出声浪巨大兼延绵,但作为事件的绝对中心,俞灏明很冷静,在他心里,并没有什么庞大的复出计划,无论是所谓复出拍戏还是发表单曲,抑或是年末跨年活动轰轰烈烈的节目组抢人,娱乐圈的浮华盛世离他相当遥远。

复拍《爱在春天》是

跟化妆师说你不用再做额外修饰

三个多月前,在片场捕捉到了俞灏明的身影,辅以俞灏明在微博上留下的再次踏上这片残垣焦土,面带微笑,故作轻松,那心底的黯然却总在转身之际悄上眉梢的文字记录,显示出阴霾的笼罩,叫人唏嘘。没错,其实那个时间点不管是生理还是心理上,我都还没做好准备。俞灏明表达得很坦率,但他觉得,这是一份承诺,不能辜负。

在病床上的时候,这部戏的制作人姚嘉去探我,看到我的样子她特别特别激动,后来她就让我爸爸来问我,还想不想继续拍这个戏,如果不想的话他们才换人。如果我还坚持的话,他们就会等。其实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自己的情况,因为没人跟我说过我到底伤成什么样的程度了,而我也对烧伤不太了解。所以那时我就想,也许两三个月就可以重新出来拍戏了,所以我就说我还想拍。然后他们就等我了。结果没想到之后的康复路程是很漫长的。但因为这是我的承诺,制作人也特别特别的支持我,但她也顶着很大的压力,所以在今年七月份的时候我就硬着上了。有很多事情不是说你准备好这个事情才会来到你身边,你没准备好你也要去接受,这就是,必须要完成的。

复拍的第一天,俞灏明的爸爸妈妈一起去了片场,尔后妈妈一直陪同照顾,但在酷暑高温之下穿着弹力衣化浓妆的苦痛外人无法体会,更不用说在完成日夜敢拍之外他还得必须完成每天的复建必修课。拍戏时天很热身上会很痒,非常难受,虽然剧组对我已经很好了,演上,告诫自己要把精力集中在表演上,告诫自己要专注再专注。至于容貌上的变化,手上难以遮掩的疤痕,一开始,剧组也想过在化妆上做一些补救措施,但后来我觉得这些都是表面的,它不能影响我的表演。因为我特别清楚,我只能通过自己的表演让别人的注意力转移,让他们不再关注我的疤痕。所以到后来我也跟剧组的化妆师说,你不用再做其他(修饰的)事情。

走出阴霾

在美国时我变得自由随性

在医院的时候,没有人给俞灏明镜子,回家后,他第一次见到自己的模样,尽管有心理准备,但仍然吓了一跳,我不想让朋友来看我,不想让他们背负一些不好的情绪,你知道,有一次陈露(前花滑冠军)来医院,一看到我就哭个不停,我就想,一定得让我自己觉得过得去了,才能出门。这两年多来俞灏明只在张杰[微博]大婚时出席了好哥们的私人聚会,那次是我觉得恢复得不错了,才想说去见见朋友,我实在不希望看到他们担心或者难过的表情。因此,即便会上自己的贴吧看粉丝留言,在微博关注别人的动态,在最艰难的日子里,他努力不流露一点点负面情绪,殊不知内心无处宣泄时却会压垮自己。但回想起病情反复伴随抑郁症的去年10月,俞灏明却仍不后悔他做出的决定,我说出来别人就会不开心,我为什么要把自己的不开心转嫁到别人身上呢?家人把他送到美国的两个多月时间里,他努力调节自己的情绪,除了每天既定的康复功课,还雷打不动的上语言课,再有闲暇的时间我就练手下下厨,有道芝士焗龙虾可是我的新手艺。俞爸爸在一旁插言:他其实不可以吃海鲜,但没我们看着,他肯定偷吃了!俞灏明眨眨眼,接过话,其实在那边有点乐不思蜀了,胖了不少,因为比较自由随性,不会担心出门被大家认出来。

跟以前的状态去比较的,但我觉得能够重新回到这个岗位上,要继续走下去的话,是不可以怕这种对比的,我过去的样子,我现在的样子,那都是我所拥有的东西。而且在这一行要走的更好,必须要有一些能够真正说服别人的东西。我希望能逐渐往实力这个方向去走。毕竟光靠样貌是不会长远的,年龄增长会衰老,但练就的魅力才会让大众喜欢你多一些。

事故变成噱头?

我把它看成是一个机遇

:你的那条微博说,你以为自己准备好了,但心里仍有阴影,这是指面对镜头的阴影还是回到事故现场的阴影?

俞灏明:是面对事故的一个阴影。我没那么强大,说自己可以完全一下子就过去没有任何问题,完全不害怕,我想我还没有牛到这个程度(笑),不过不相信很多人都没有办法真正做到这一点。但我一直就有这样的想法,甚至在康复过程当中,尽管身体特别糟糕,也不能外出,但我就跟爸爸商量过,想去片场看一下,因为我觉得这是我内心恐惧的东西,我必须要直面。我觉得这样我的内心才会更加强大。

:这段时间里,有没有之前和你谈得挺好的工作,但看你的恢复情况就打退堂鼓的?

俞灏明:好像都还好。这大概是我特别幸运的一件事。大家知道我受过伤,大家也特别体谅,找过来的戏都会说,受过伤没关系,上了这个角色之后我帮你看看怎么用镜头调整有很多贵人在帮我。

:的确很多人在帮你,但负面一点说,一定有些人会认为找你来是一个很好的噱头,对吧?

俞灏明:对,但我不管那些,只把它看成是一个机遇。老天让我受了伤,有了这个噱头,就正好是老天给我的机会。我不会想得那么消极,更多会想,我可以通过这个机会表现好。得到很多人的认同,如果有导演看到也觉得不错,后面就会有越来越多的机会。希望自己通过努力,而不是外力的推动得到认可。

不敢交女友?

我不会因为自己受了伤就不自信

:要问一个轻松一点的话题了,到了交女朋友的年龄了啊?

俞灏明:是早就可以交了。(笑)

:确实是,不过现在思想上应该更成熟了,可以拥有一段更成熟的感情了吧?

俞灏明:这个我要求不来。当然,我在接触女生的时候也不会因为受了伤,自己就不自信,我也不会这样。但就希望在两个人接触之后,觉得真的有感觉了,我再去想这个。因为我现在想太多也没有用,但现在还挺难讲的。

:为什么?还有偶像包袱吗?不想找一个女朋友帮妈妈分担一下压力?

俞灏明:不是偶像拉只是现在这样的女孩子可能会比较少。至少我身边接触到的。可以在我身边照顾我,帮我做饭的,我身边很少。

:这对你来说是一个很迫切的事情吗?

俞灏明:没有很迫切。我自己现在特别热心的就是我说的希望能赶紧帮到烧伤的人士。

人工智能
民生呼声
婴儿期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